淋病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关于ldquo疾病婚rdquo相 [复制链接]

1#
刘军连 http://pf.39.net/bdfzj/131210/4305593.html
《民法典》学习专栏

编者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是新中国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亦是新中国截至目前体量最为庞大的法律,因其涵盖的法律关系广泛,调整的民事权利义务全面,被誉为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此次《民法典》相较于之前的单行民事法律,不仅在理论层面对既有的法律规范进行了系统整理,更是顺应社会发展情况,对社会热点和疑难问题作出新的规定。

因此对于《民法典》的学习理解,不仅要研究条文的法理基础,更要结合实际探寻其对司法裁判的影响。此次民商事业务中心特开辟“民法典学习专栏”,旨在组织德恒律师对《民法典》的条文变更、立法目的、实践应用等方面进行学习讨论,并将成果予以发表,以飨读者。

“疾病婚”源于《婚姻法》的第七条和第十条的规定,指的是男女双方或一方患有法律禁止结婚的疾病且未经治愈的婚姻。对“疾病婚”《民法典》做了重要调整,将该种婚姻由无效婚姻修改为可撤销婚姻。本文将重点介绍“疾病婚”的法律变化、适用条件以及相应的法律后果。

一、案情简介

原告单某系被告岩某的哥哥,岩某于年3月23日出生,随后在20岁的时候患上精神分裂症。由于没有文化,岩某一直采用封建方法治病,直到年医院住院治疗,并被确诊为精神分裂症。

患病以来,岩某的生活都是靠父母和原告照顾。年6月,原告母亲在瑞丽菜市场卖菜时认识了被告龚某,讲了岩某的真实情况,包括岩某患有精神分裂症。龚某表示愿意和岩某结婚。因岩某完全没有正常人的意识,不会表达意志,头脑也不清楚,不能正常交谈,是一个完全的精神分裂症病人,最开始,家庭所有成员都反对。但被告龚某一直要和岩某结婚,家人想到被告龚某能照顾岩某的生活也就同意了,双方按照民间风俗举行了婚礼,直到年5月才登记结婚。在登记结婚时,原告把岩某患病的证明也一并告知民政局,但民政局还是给双方办理了结婚证。

自从二人结婚以后,被告龚某带着她婚前的两个孩子在外面做生意,根本不管岩某的吃饭、洗澡、卫生。原告认为,岩某和龚某结婚,完全不符合婚姻法第十条第三款的规定,岩某婚前患有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未治愈,应属于无效婚姻。于是将岩某和龚某列为共同被告诉至法院,要求确认二被告之间的婚姻无效。

诉讼中,医院司法鉴定中心接受法院委托对被告岩某进行法医鉴定。年11月16日,被告岩某经鉴定患有精神分裂症,单纯性。

问题:岩某和龚某的婚姻是否为无效婚姻,如果按照《民法典》的规定又该如何处理呢?

二、《婚姻法》与《民法典》对“疾病婚”的不同规定

根据《婚姻法》第十条1规定,一方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婚姻为无效婚姻。本案岩某和龚某的婚姻能否被确定为无效婚姻的关键就是岩某的精神分裂症是否属于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且婚后尚未治愈的疾病。

根据我国《母婴保健法》第八条及三十八条2的规定,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主要包括:(1)严重遗传性疾病,指由于遗传因素先天形成,患者全部或部分丧失自主生活能力,后代再现风险高,医学上认为不宜生育的疾病。(2)指定传染病,指《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中规定的艾滋病、淋病、梅毒、麻风以及医学上认为影响结婚和生育的其他传染病。(3)有关精神病,指精神分裂症、躁狂抑郁型精神病以及其他重型精神病。前述案例中岩某患有的是精神分裂症,属于前述规定中的“有关精神病”,系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且在诉讼中,司法鉴定结论岩某的精神分裂症仍然没有治愈,属于婚后尚未治愈的情形,因此,法院最终判决岩某与龚某的婚姻为无效婚姻。

对于案涉婚姻如果适用《民法典》的规定,将会是怎样的结局呢?

根据《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三条3的规定,“疾病婚”属于可撤销婚姻,且只有在当事人没有履行如实告知患病的前提下,另一方才有权撤销该婚姻。如果患病当事人已经如实告知,则另一方无权撤销该婚姻。结合案例,结婚前,岩某已经将自己患有精神分裂症的情况如实告知了龚某,龚某对此知情并同意结婚,因此,按照前述《民法典》之规定,双方的婚姻为有效婚姻,法院将会驳回原告的诉请。

三、《民法典》关于可撤销之“疾病婚”的适用条件

从《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三条的规定来看,可撤销之“疾病婚”应当具备如下条件:

1.婚前一方患有重大疾病

《婚姻法》对于“疾病婚”中的疾病指的是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而《民法典》对“疾病婚”中的疾病指的是重大疾病,对于非重大疾病则没有告知义务。对于“重大疾病”到底指何种疾病,《民法典》并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就目前的规范性文件而言,保险业协会年7月颁布的《重大疾病保险的疾病定义使用规范》中明确了二十五种重大疾病,包括:(1)恶性肿瘤;(2)急性心肌梗塞;(3)脑中风后遗症;(4)重大器官移植术或造血干细胞移植术;(5)冠状动脉搭桥术(或称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6)终末期肾病(或称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期);(7)多个肢体缺失;(8)急性或亚急性重症肝炎;(9)良性脑肿瘤;(10)慢性肝功能衰竭失代偿期;(11)脑炎后遗症或脑膜炎后遗症;(12)深度昏迷;(13)双耳失聪;(14)双目失明;(15)瘫痪;(16)心脏瓣膜手术;(17)严重阿尔茨海默病;(18)严重脑损伤;(19)严重帕金森病;(20)严重Ⅲ度烧伤;(21)严重原发性肺动脉高压;(22)严重运动神经元病;(23)语言能力丧失;(24)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25)主动脉手术。目前《重大疾病保险的疾病定义使用规范修订版》正在征求意见中,对于重大疾病的范围进行了相应调整,除了增加严重慢性呼吸功能衰竭、严重克罗恩病、严重溃疡性结肠炎三种疾病外,还做了如下调整:(1)恶性肿瘤调整为严重恶性肿瘤;(2)急性心机梗塞调整为较重急性心机梗塞;(3)脑中风后遗症调整为严重脑中风后遗症;(4)终末期肾病(或称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期)调整为较重慢性肾脏病;(5)良性脑肿瘤调整为严重良性颅内肿瘤;(6)脑炎后遗症或脑膜炎后遗症调整为严重脑炎或脑膜炎后遗症;(7)严重帕金森病调整为严重原发性帕金森病。

对于《民法典》中的重大疾病的理解是不是应当适用《重大疾病保险的疾病定义使用规范》,目前来看尚无定论。笔者认为《重大疾病保险的疾病定义使用规范》至少可以给法院提供一个参考标准。由于《重大疾病保险的疾病定义使用规范》定义的重大疾病并没有完全包含《婚姻法》中规定的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因此,未包括的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是不是也属于《民法典》中的重大疾病,有待商榷。从《婚姻法》规定“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疾病”的立法目的而言,是为了保障整个民族和后代的健康,优生优育。《民法典》虽然将“疾病婚”规定为可撤销婚姻,但并没有将“疾病婚”规定为当然的有效婚姻,因此,可以理解《民法典》关于疾病婚的规定仍是延续《婚姻法》的立法目的,鉴于此,笔者认为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应当被包含在《民法典》中的重大疾病范畴。当然,对于《民法典》到底采用何种标准,则需要进一步的司法解释予以明确。

此外,这个条件还需要注意的是一方患有重大疾病的时间是在婚前,婚后患有重大疾病的,则不再此限。

2.未如实告知另一方患有重大疾病

此条件包括两方面含义,一方面是指患有重大疾病的一方没有告知对方患有重大疾病;另一方面是指告知了患有重大疾病,但不是如实告知。包括:(1)患有A种病却告知患有B种病,例如患有艾滋病,却告知患有性病;(2)重症告知为轻症,例如:已经是癌症晚期却告知是癌症早期;(3)患有多种重大疾病却仅告知其中一种或几种而不是全部告知,例如:有不育症、精神病、麻风病却仅告知患有不育症。

3.婚前未如实告知另一方患有重大疾病

这个条件强调的是告知时间应当在婚前,即患病一方应在结婚之前如实向另一方陈述患有重大疾病的事实,此时,另一方只要同意结婚且则该婚姻不具备其他无效之情形,则为有效婚姻。如果婚前没有如实陈述,而是在结婚之后进行如实陈述,则另一方仍然有权主张撤销婚姻。

4.撤销的时间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之日起一年内

可撤销婚姻主张权利的期限为一年,从一方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另一方患有重大疾病之日起计算。这里的“一年”属于除斥期间、不存在时效中断和中止,只要享有撤销权的一方未在该期限内行使撤销权,则该权利消灭。

需要注意的是《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二条规定的“民事法律行为发生之日起五年内没有行使的,撤销权消灭”同样适用于可撤销婚姻,也就是说,从双方结婚之日起五年内,如果一方没有发现另一方患有重大疾病,则撤销权消灭。

四、《民法典》关于“疾病婚”的法律后果

“疾病婚”中如果一方在婚前没有如实告知另一方患有重大疾病,对于另一方而言面临两种选择,一种是主张撤销权,撤销婚姻,一种是放弃撤销权,维持婚姻关系。

如果行使撤销权,根据《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四条4的规定,将导致如下法律后果:

1.婚姻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不具有夫妻的权利和义务

“疾病婚”一旦被撤销,则意味着婚姻从始至终对双方均没有约束力,基于婚姻双方产生的夫妻间的权利义务关系终止。对外效力方面,婚姻期间一方基于家事代理权发生的民事法律行为是否当然有效,则需考虑第三方是否存在善意,如果存在善意,则应当认定为有效,如果不存在善意,该民事法律行为可能会被撤销或者认定无效。

2.同居期间所得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根据照顾无过错方的原则判决

这是关于财产处理的法律后果,由于可撤销“疾病婚”自始无效,因此,按照《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二条5的规定,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之工资、奖金、劳务报酬;生产、经营、投资的收益;知识产权的收益;没有明确仅给一方继承或者受赠的财产均应当认定为个人财产。如果双方通过协议的方式对婚姻存续期间获得的财产(包括前述个人财产)进行分割,则法院对此予以尊重,如果不能达成协议,则法院会照顾没有过错的一方即没有患重大疾病一方的原则进行处理。

3.当事人所生的子女,适用《民法典》关于父母之女的规定

虽然男女双方的婚姻被撤销,但基于该婚姻产生的父母与子女的关系并未改变,所生子女仍是婚生子女,享有子女应当享有的权利,例如受教育权、继承权等。男女双方在撤销婚姻的同时,要妥善安排好子女的抚养问题、受教育问题。如果双方不能就此达成协议,法院会依据有利于孩子成长的原则进行判决。

4.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

“疾病婚”可撤销婚姻中,隐瞒患有重大疾病的一方为过错方,另一方为无过错方,对于无过错方而言,有权要求另一方赔偿损失,赔偿的范围除了给无过错方造成的实际损失外,还应当包括给无过错方造成的精神损害。

五、结语

将“疾病婚“由原来的无效婚姻调整为可撤销婚姻是《民法典》的一种进步,《婚姻法》以优生优育为出发点,限制患有重大疾病的人结婚其实是一种公权力介入私权利的表现,将选择权更多的交给当事人,更能体现对人性的尊重。

“疾病婚”能否撤销的选择权在于当事人,如果当事人选择了放弃行使撤销权,对于这样的婚姻,我们应当给予同样的尊重,至少,从法律层面上看,我们已经实现了这样的目的。

文中备注:

[1]《中华人民共合同婚姻法》第十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无效:

(一)重婚的;

(二)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的;

(三)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

(四)未到法定婚龄的。

[2]《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第八条婚前医学检查包括对下列疾病的检查/p>

(一)严重遗传性疾病;

(二)指定传染病;

(三)有关精神病。

第三十八本法下列用语的含义/p>

指定传染病,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中规定的艾滋病、淋病、梅毒、麻疯病以及医学上认为影响结婚和生育的其他传染病。

严重遗传性疾病,是指由于遗传因素先天形成,患者全部或者部分丧失自主生活能力,后代再现风险高,医学上认为不宜生育的遗传性疾病。

有关精神病,是指精神分裂症、躁狂抑郁型精神病以及其他重型精神病。

产前诊断,是指对胎儿进行先天性缺陷和遗传性疾病的诊断。

[3]《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三条一方患有重大疾病的,应当在结婚登记前如实告知另一方;不如实告知的,另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撤销婚姻。

请求撤销婚姻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提出。

[4]《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四条无效的或者被撤销的婚姻自始没有法律约力,当事人不具有夫妻的权利和义务,同居期间所得的财产,有当事人协议处理;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根据照顾无过错方的原则判决。对重婚导致的无效婚姻的财产处理,不得侵害合法婚姻当事人的财产权益。当事人所生的子女,适用本法关于父母子女的规定。

婚姻无效或者被撤销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

[5]《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二条

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为夫妻的共同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

(一)工资、奖金、劳务报酬;

(二)生产、经营、投资的收益;

(三)知识产权的收益;

(四)继承或者受赠的财产,但是本法第一千零六十三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

(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

夫妻对共同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

本文作者:

张安灏

合伙人/律师

张安灏,德恒北京办公室合伙人、律师。先后获得吉林大学法学学士学位、中国政法大学经济法硕士学位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年开始从事律师诉讼工作,至今执业已经近二十年;主要执业领域为公司类纠纷、合同纠纷、婚姻家事纠纷、房地产纠纷、行政诉讼。从业至今代理案件达近千起。多年担任国家部委、电信及互联网企业、投资公司、房地产企业、物业公司等单位法律顾问。E:zhangah

dehenglaw.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